极乐园公墓电话 通州极乐园公墓官网电话:

010-59446575

丧葬文化

生物学理念的死亡,看古今名人如何看待死亡的内涵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面对死亡,很多人都会这么说,那么死亡究竟能够赋予人类一个什么样的灵智和感官呢?古今中外涌现了一批又一批的杰出青年,大多人都认为“死亡”才能更好地“生存”;又或许“死亡”又代表着“重生”与“轮回”。其实,“死亡”早已是一些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讨论和热辨的话题,不同学派有着不同的见解和认识,那么今天领导层找极乐园公墓的小编一起来汇总下,古今中外,名人们是怎么来认知死亡呢?在死亡面前他们都有什么感悟呢,这要看每个人的生死价值观是什么样的,不同人的价值观是不同的?
 

墓地殡葬
 

  1、孔子先生:万事皆为空
 

  孔老夫子是我们国家著名的文学人士,它代表着一个春秋时代。是儒家学派创始人。传说中,当孔子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时,在梦中出现了如下的绝望场景:天下无道久矣,莫能宗予。昨暮予梦坐莫两柱之间。(这个世界失序已经很久了,没有人能理解如何实现的理想。昨晚,我梦到我坐在两柱之间的祭品之中,棺椁置于其中。)后世学者们认为孔子的梦境说明孔子对死亡是超凡脱俗的一个概念,把自己的身体置身事外,唯物主义,乃大空学理论也。
 

  2、庄周:死亡不同形式的相互转变
 

  庄周是战国中期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和文学家。 当庄子将要去世的时候,他的学生们想要为他筹备一场儒家式的豪华葬礼。但是他拒绝了,说:“太阳和大地将是我的棺椁。”学生们表示反对,说道:“我们担心您的身子会被乌鸦和老鹰啄食。”庄子给出了很有名的回答:放在地上是被乌鸦、老鹰吃掉,埋到地下是被蝼蚁吃掉。所以,你们是在夺乌鸦、老鹰之食而喂蝼蚁,何必这样偏心呢!(在上为乌鸢食,在下为蝼蚁食,夺彼与此,何其偏也!)对庄子来说,存在即合理,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好的。死亡只是从一种存在形式向另一种形式的转变而已。如果我们能在此存在中找到幸福,那为何不能也在新的存在形式如蝼蚁之食、乌鸦之食和老鹰之食中找到幸福呢?
 

  庄周的理念是现代比较先进的国外思想,是存在就是由从一种形式向另一种形式的转化而限定的,所有的形式都得按照他们的本来面目被接受下来。所以,庄子写道:生与死从未停止过转化。它们是尚未结束的开始。一旦我们理解了这个原理,我们就能在生与死之间获得平衡了。所以庄周的那句话就一直流传后世之间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方可方不可;方不可方可。
 

  3、苏格拉底:死亡是无眠的沉睡
 

  苏格拉底是世界名人,是死亡学派的先进唯物主义者,据说古希腊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公民陪审员。有个人告诉他:“三十僭主已经判你死刑了。”他回应道:“随他们吧。”同样地,苏格拉底将问题扔给了起诉者以及陪审团,声称他们应该自信地面对死亡。被判决死刑之后,苏格拉底用以下的惊人之语结束了发言:现在分手的时候到了,我去死,你们活着;究竟谁过得更幸福,只有神知道。这句话浓缩了古典哲学对待死亡的态度:死,完全不值得恐惧;相反,死还是生之所依。苏格拉底在遭受疾病之苦的人们在睡前向他敬献牺牲,希望他能够唤醒患病之人。所以,死亡,只是一场治疗性的沉睡。
 

  4、奥古斯丁:来也匆匆,去也空空
 

  奥古斯丁是古罗马帝国时期天主教思想家,欧洲中世纪基督教神学、教父哲学的重要代表人物,在希波城受到“汪达尔人与阿兰人以及一些哥特人部落和其他部族人组成的蛮族军队”长达14个月的围攻时,奥古斯丁病倒了,严重发烧。霍诺拉特问他,主教和神父们在面对敌人时是否应该辞掉教会的职位,奥古斯丁写了一篇极为雄辩的长文谴责这种做法。他认为,神职人员的义务就是与信众们站在一起,而不是把他们交给异教的“恶狼”。奥古斯丁在76岁时去世了,那时他已经在位于今天阿尔及利亚的希波城担任了四十年的神父和主教。快要死的时候,他要求独处。奥古斯丁让人抄写了大卫的诗篇,朗读着它们,“泪水涟涟不绝”。奥古斯丁没有留下遗嘱,因为作为一个穷人,他没有任何可以留下来的东西。所以说奥古斯丁的思维有点像佛学理论,毕竟真的是来也匆匆,去也空空。
 

  5、托马斯•莫尔:死亡是神圣的仪式
 

  托马斯莫尔是欧洲早期空想社会主义学说的创始人,才华横溢的人文主义学者和阅历丰富的政治家,以其名著《乌托邦》而名垂史册。他的婚姻不幸福吧这意味着莫尔要遭受可怕的绞刑,并且尸体被大卸八块,尽管亨利八世后来颇为大度地将绞刑改为斩首。在伦敦塔监狱中,莫尔写了一篇很美的对话,名为“快乐对苦难对话录”。对话结尾,莫尔对惨死的前景进行了深刻的思考。在结论中,莫尔颇有英雄气概地表示,只要想到基督的惨死,就足以使我们满足于为了他而惨死。
 

  除此之外莫尔写道:记住,如果可能仅仅由你我承受世间全部的痛苦,却能够让我们永远享有所向往的欢乐,这点痛苦就不算什么。因此,我请求你不要忘记那种欢乐,将所有世俗痛苦从心中驱逐。在登上行刑台的时候,莫尔对行刑官说道:“你保证我安全上去,至于怎么下来,我自己都安排好了。”作为对传统行刑仪式的显著改变,莫尔蒙住了双眼,平静地等待执行。说明他爸死亡当做是一种神圣的仪式,一个真正自我释放的过程。
 

  6、伏尔泰:死亡是天堂的解脱
 

  伏尔泰是法国启蒙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著名学者、作家。有关伏尔泰以84岁高龄在巴黎去世存在很多传闻。伏尔泰在文中宣称自己“在天主教中诞生也要在天主教中离世”。得知这一消息,圣稣尔比斯教区的教士勃然大怒,提出要与这位怀疑论的启蒙哲学家就神学进行一场更为详尽的讨论。教区牧师知道伏尔泰已在他不知疲倦的反对天主教会的演说中否定了基督的神圣,于是不断在伏尔泰耳边大喊:“你是否相信基督的神圣?”伏尔泰对此回答说:以上帝的名义,先生,不要再同我多提这个人了,让我平静地死去吧!另一个版本是这样的:伏尔泰眼看就要咽气了,突然床头灯闪了一下,让他大呼:“什么声音?是地狱之火已备好了?”而他的《哲学辞典》里分明写道:“地狱之说是用来愚弄贫民和无知者的傻话。”反过来的意思就是地狱不要怕,是去天堂享福的解脱。
 

  7、笛卡尔:死亡是拜托了肉体负担
 

  笛卡尔是法国著名数学家、神学家,因将几何坐标体系公式化而被认为是解析几何之父。 在斯德哥尔摩,笛卡儿只有一个朋友:法国大使夏努。不幸的是,导致笛卡儿死亡的病毒就是他传染的。然而夏努放了放血就痊愈了,但笛卡儿认为那种治疗方法是荒唐的,他希望能自然病愈。他持续发烧,十天后恶化。据说,在丧失意识之前,笛卡儿以苏格拉底或普罗提诺的方式说了以下的话:我的灵魂啊,你被囚禁了那么久,到了摆脱肉体重负,说明他把灵魂和身体看作是两者不同形式的主意。
 

  小编总结:一些关于世界名人对死亡的认知,在他们的思维中死亡并不可怕,大多数都是一种空杯的心态看面对死亡,在死亡面前众生平等,只有真正的解脱释怀,才能得到天堂之路。